CBA

重慶首家自愿戒毒所收納人數高過官方機構

2019-11-09 01:20: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庆首家自愿戒毒所 收纳人数高过官方机构

重庆九龙坡区石坪桥,离陈家坪汽车站只有两站路的距离从404石坪桥正街站往陈家坪方向走约300米,有一条通往宏济医院药物依赖治疗科的巷口

从临街巷道口往里走约200米,可以看见一栋上世纪90年代建筑的居民楼,一楼小卖部门口的石梯旁,挂着白色的招牌灯

重庆石坪桥正街的一处僻静巷道重庆宏济医院将药物依赖治疗科设在巷道路左边的居民楼内,不知情的人很难察觉其实,这是重庆市区几十家社区自愿戒毒所中的一家2006年,这个重庆首家由民间创办的戒毒所,当年收治600名戒毒人员,8年后,戒毒所年收纳吸毒人员增长为900人,位列2013年重庆市药物滥用监测工作第一,排名竟高于排名第三的重庆市公安局强戒所专设一个警务亭重庆九龙坡区石坪桥,离陈家坪汽车站只有两站路的距离从404石坪桥正街站往陈家坪方向走约300米,有一条通往宏济医院药物依赖治疗科的巷口从临街巷道口往里走约200米,可以看见一栋上世纪90年代建筑的居民楼,一楼小卖部门口的石梯旁,挂着白色的招牌灯,上面镶嵌着几个红色的字——重庆宏济医院药物依赖治疗科6月下旬连日的阴雨天气和小卖部门前榕树茂密的枝叶,使这个地方显得异常隐秘“你来这里干什么”门口的一位保安一边打量着来人,一边习惯性地询问道听到是喝“药”或“美沙酮”的,保安就显得很温顺地让开一条路,让来人走进空间不足20平方米的“大厅”大厅很可能是由原居室的客厅改建而成三个保安一溜站开,把本不宽敞的空间占去约三分之一大厅被间隔成里外两个空间,间隔墙外50公分处,是长约4米的护栏来这里拿药的人一般都不多说话,向里边的工作人员报个号,喝了药就离开了“你个死老头一直看着我干嘛”中午11:30,戒毒所照常开饭,这时一位刚刚拿过药的妇女脾气开始暴躁,冲着安保人员吼叫起来,喝完药嘴里骂骂咧咧地拂袖而去面对服药者的辱骂,保安只得一声不吭地站着,并显得有些尴尬地埋下了头,拉拉有点皱的袖角“只有这时才会让人想起,来这里的不是一般的病人”被喝药的妇女呵斥的保安苦笑着说三个保安人员的职责就是在门诊部看着拿药的人喝光药“美沙酮必须在这里面喝完,按照规定不得带出门诊部”保安人员说虽然是自愿戒毒所,但病人也有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尤其是有些住院部的病人,进来待不了几天就会受不了,总想要出去复吸,一天三四次找医生要办理出院坐班的黄蜀礼副主任医生通常会苦口婆心地劝说:“你想想家人,想想你的未来,一直反复以后怎么办”“病人心瘾犯了想出去又得不到允许的话,很有可能情绪激动我们都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黄蜀礼说一旦出现攻击性的行为,只有通过警察协助解决医生办公室的墙上就贴着报警在医院门口十米开外,就有一个社区警务亭据介绍,这个警务亭就是宏济医院药物依赖治疗科2014年4月搬过来以后才专门设立的从六店子搬到石坪桥“住院病人具体多少我们不晓得,具体要问三楼住院部的人”当被来人问到住院病人的人数,黄蜀礼和在门诊大厅值班的保安的回答几乎一致一楼小卖部的老板透露,来宏济医院喝药的病人每天人数不固定,但在住院部住院的平均只有三四十人据黄蜀礼介绍,宏济医院戒毒所原来设在石桥铺324附属医院今年4月,324附属医院搬迁宏济医院就将戒毒所从九龙坡高新区六店子搬迁到石坪桥正街“主要是考虑到戒毒工作可能会带给周围居民一些影响,以及顾及到吸毒病人的隐私,应卫生局和公安局的要求特意在这里寻找到一处相对隐秘的处所”黄蜀礼解释了搬迁的原因其实,这家民间自愿戒毒所一直处于相对独立状态,办公地点从成立时起就和宏济医院院部不在一块“这个科室有它的特殊性,我们院部对其具体事务管得很少”6月25日,在汽车站对面的宏济医院本部,该院的李院长对到访的说顺着小卖部边的石梯往上走,对着石梯的是戒毒所厨房和工作人员就餐的处所,进到里边才是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大厅在门诊大厅转角处,一道大铁门将通往三楼的楼梯隔断二楼住院部的过道上,几名护士正在吃饭办公室里面,一个20多岁的女生正在跟医生聊天,说到开心处像一个孩子一样爽朗地笑了起来三楼是宏济医院住院部40张床位住着的大多是来自外地的戒毒人员“他们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比较受歧视,戒毒这种事情一般不太愿意在当地的戒毒所进行”住院部的吴思安主任介绍说自愿来到这里戒毒的人,大多经朋友介绍病人之间口耳相传:“医生护士都是把吸毒者当成病人,而不是当成犯人对待”据了解,戒毒所接受的病人大多年龄在35~45岁,最小的有17岁,最大的有60岁“其中大多数人的家庭不太幸福,单亲家庭或者父母亲有吸毒者;还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家庭物质条件特别好,但精神心灵空虚而染上毒品有的则因为缺乏毒品方面的认知,听说吸这个可以治胃痛,误食后便一发不可收拾”黄蜀礼说病人不复吸医院给奖励“我们这儿是经过重庆市卫生局登记的戒毒医疗机构同时在市公安局、市戒毒委、市药监局备案的”黄蜀礼说,自己服务的这家民间自愿戒毒所有严格的审批手续据了解,目前在国家卫计委审批的自愿戒毒机构中,重庆共有7家宏济医院作为重庆首家民间自愿戒毒所,目前只有医务人员20余人,大多毕业于精神卫生专业“戒毒所做的具体的工作主要是美沙酮维持服用服务药物滥用监测工作是禁毒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为此投入了几十个亿的资金”黄蜀礼说,这是为了认识和评价全国毒品滥用基本状况,预测毒品滥用趋势,为政府制定禁毒政策提供科学的依据据其介绍,国家层面成立了专门机构在全国主推美沙酮维持医疗服务“从中央到省市县,都成立卫生、禁毒委、公安部、疾控中心、药监局等部门组成的机构“在6个月内尿检不符合规定标准,就不再提供药物”因为严格执行美沙酮维持服务有关规定,宏济医院在重庆市药物监测工作中位列第一,高于排名第三的官方戒毒机构——重庆市公安局强戒所据了解,从2006年以来,医院对病人实行奖金奖励制度出院后一年不复吸奖励1000元,两年不复吸奖励2000元,三年不复吸全额返还住院费(1000~2000元)不等,外加2000元奖励当问及现在有没有病人拿到过奖金的时候,吴思安坦言:“许多都是外地人,保证不复吸的话必须每个月过来做尿检,因为太麻烦的缘故,基本上没有人过来”自愿戒毒机构都只是祛除体毒,治疗心瘾、保证不再复吸是很难的“目前只能做到生理上的治疗,要戒除心瘾还难以做到”李院长说,吸毒者只要染上毒品,特别是海洛因之类的毒品,毒性对患者中枢神经的危害终生难以消除文/重庆青年报李嘉

(:张娟)

静脉炎好治吗
生物谷药业
儿童咳嗽专用药哪个牌子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