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刘纪鹏崛起的中国需要做强A股市场

2019-10-13 05:48: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纪鹏:崛起的中国需要做强A股市场

  讨论“A股主场”意义重大

  在中央推进扩大内需政策以及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背景下,开展“建设强大的A股主场”主题讨论意义重大。具体来说,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中国的扩大内需政策急需在拉动实体经济的同时打造金融平台,如果不把金融和实体经济结合起来考虑,仅靠中央的资金难以完成扩大内需之重任。实体经济本身资金的来源需要大量的民间资本,而这离不开金融的支撑。

  二是中国金融本身也需要制度创新,要沿着从财政金融向货币金融,从货币金融向证券金融发展的轨道迈进,进而与国际金融舞台接轨。

  三是此次美国金融危机引发的世界经济衰退,实际上是打破了现有国际经济金融秩序,急需在新的金融和经济秩序中实现新的国际分工。中国正处于大国崛起的关键时期,大国崛起意味着必须在新的国际分工中占领战略制高点,这就要针对中国的国情和国际高端领域的划分,在金融这个战略制高点上分一杯羹。而在金融领域中,从货币市场、银行市场到资本市场,最易突破的就是资本市场。

  无论是从扩大内需、启动民间资金需要打造金融平台,还是从我国金融发展自身需要制度创新,还是从我国要在新的国际经济分工中占领战略制高点,履行大国的角度看,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国资本市场都是当务之急。

  A股主场论蕴藏三大内涵

  探讨A股主场论的核心问题首先是要建立一个与中国国力相适应的资本市场,即今天中国的国力已壮大为世界第三,那么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应从世界第七位迅速成长为世界第三位,这样才能有话语权。

  事实表明,世界经济大国的崛起,始终伴随着与之相适应的资本市场的崛起。今天,中国的GDP已经超过德国,位居美国、日本之后,排名世界第三。但是我国的资本市场与德国、法国以及一些较发达国家的资本市场相比,还排在第七、八位,沪深股市市值从2007年的30多万亿元变成现在的只有13万亿左右,这与中国的世界经济地位是不相吻合的。

  A股主场论必须解决的第二个问题是,从指标上应该首先考虑到做大规模,包括市值规模、成交量规模、上市公司数量规模、证券公司数量规模、投资人规模等。

  第三个问题是A股主场必须在金融品种上与国际接轨。不仅有强大的股票市场,还要有强大的债券市场,在A股市场中不仅要有深、沪主板市场,而且要有中小板、创业板、场外交易系统和柜台交易系统。换句话说,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也是A股主场的核心内容。

  市场多层次的架构是A股主场论的组织基石,证券品种多元化是A股主场论的品种基础,这就要求目前要尽快完善融资融券包括股指期货市场,这也是做强A股市场的核心。

  建设A股主场必须结合中国国情

  做大做强A股市场,必须结合中国国情。中国的股市只发展了18年,期间还长期受到股权分置问题困扰,再加上是以国有上市公司为主,从市值上看,国有上市公司占80%。在这样的国情背景下,建设A股主场核心问题是要结合中国国情走一条捷径。首先是监管思路要正确,特别是在解决“大小非”等遗留问题上,既要借鉴国际规范,也要尊重国情。“大小非”的问题应通过制度性的突破加以解决。

  应当指出的是,当前A股市场14倍左右的平均市盈率是不能实现A股主场的。考虑中国自身的国情,一个强大的A股主场,它的平均市盈率达到倍,即上证指数达到4000点的位置比较合适,这样才能完成融资和投资创造财富的双重任务。

  美国的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的衰退实际上给中国资本市场的崛起创造了机遇而不是灾难,因为我们现在的资本市场体系与外界是相对隔离的。在未来两年内,国际资本市场处在下行周期阶段,我国资本市场必须坚持走自己的路,要解决好“大小非”问题,建设好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应利用中国经济增长的独特优势,加快解决资本市场的内部矛盾,使市场尽快提振起来。这其中,化解“大小非”这个特殊矛盾是第一位的,另一方面还要扩大QFII的额度。

  从长远来说,能获得较高的融资额度是吸引世界一流公司上市的关键,而增加有实力的上市公司是做强A股主场的关键。如果能让微软、IBM、汇丰、Google等到中国来再融资,既有利于支持衰退中的世界经济,同时,海外上市公司要将筹集的人民币投资海外,就要换汇,这样就达到既化解外汇储备过高的风险,又做强A股市场的双重作用。

  建立A股主场也要做好资本市场的合理分工。既要探索上海市场、深圳市场的分工,也要探讨A股市场和香港市场的分工。香港市场可以筹集外资,上海市场可以为大盘蓝筹股筹集内资,深圳市场可以作为主要发展中小企业的场所,拥有中小板、创业板以及场外报价系统、柜台交易,同时可以考虑把香港的创业板转到内地来。

广州娱乐网
励志文章
通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