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广州拟规定人大质询司法工作

2019-12-05 02:21: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全国人大代表、伊春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学平认为,质询权长期被冷落,关键是缺乏具体配套、可操作性的措施。

全国人大代表、伊春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学平认为,质询权长期被冷落,关键是缺乏具体配套、可操作性的措施。

休眠了25年的广州市人大对司法工作质询监督的规定被重新修订,明确了操作细节。但是否能解决质询案中的 公检法 盲点,公众尚需要等待。

也许是一个个案,也许是更容易操作的细则!

5名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联名,可提质询案质询公检法机关;市人大常务委员会内务司法工作委员会在监督中,发现有重大问题需要提出质询的,可以建议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提出质询案。

6月18日,《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监督司法工作规定(草案)》(下称《草案》)提交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 次会议审议,拟明确人大常委会委员质询公检法机构司法工作操作细节。

而在25年前,相关法律已在广州出台,但现实应用整整迟到了25年,至今广州人大常委会尚未对本地公检法机关提出质询案。

或许因社会各界对人大监督司法以及司法独立问题争议颇多,作为可以质询的内容之一,公检法机关成为全国和地方人大常委会质询案的 盲点 ,此类质询案屈指可数。

此次,广州再提监督司法工作的《草案》,明确提出 注重解决共性问题,不直接处理具体案件 的要求。

即便25载人大未启动对公检法的质询权,也不妨碍今日的继续努力,如果没有相当的法理正当性,何以坚韧如斯? 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表示。

人大监督 太温柔

对于人大监督中的质询权,在实践中褒贬不一。

现实中的质询案例不少:1989年5月,在湖南省七届人大二次会议上,代表们就中央要求清理整顿公司提出质询案,最后以副省长杨汇泉被罢免告终;2000年1月,广东省九届人大三次会议上,代表们就环保问题提起质询案,导致该省环保局局长易人;2009年,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对省政府部分直属机构违法收费和挪用财政资金行为提出质询案

但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近 0年来不少于80%的地方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从没有行使过一次质询权。而这个数字,如果局限于对公检法机关,则更加令人遗憾。

目前仍令人怀念的,只有2002年辽宁省沈阳市人大的一次质询案。1998年,沈阳市民孙刚因举报于洪区小芳士村村支书李玉仁违法违纪问题,而被错误拘留、批捕、提起公诉并判处两年有期徒刑。沈阳中院虽然及时发现了这一错案,发回于洪区法院重审,但区法院在长达 年多的时间里却迟迟不予以审理。2002年,该案引起沈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王佑启注意,并决定就此案提起质询案。当年1月22日,19名沈阳市人大代表就此案依法进行质询,沈阳市公检法 三长 当场承诺纠正错案。1月 1日,于洪区检察院撤销 孙刚涉嫌诽谤罪 一案。

但之后,刚性的质询权,尤其是对公检法工作的质询监督,长期 休眠 。

2012年全国两会时,全国人大代表胡伟武就建议,两会议程加入半天质询环节。他认为 现在的人大监督太和风细雨 ,建议明年的全国两会设立质询议程,至少半天时间, 拉个部长问一下,哪怕只是个司长或处长,自己联合,拉来问他一通 ,因为 监督就必须交锋 。

这一提议获得公众的支持,也得到了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江的应和,他认为质询是人大行使监督权的一种重要方式,完全可以在人大的监督工作实践中运用。

但在全国人大代表、伊春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学平认为,质询权长期被冷落,关键是缺乏具体配套、可操作性的措施。

25年未用,今朝定细节

实际上,在全国范围内,各级人大常委会司法监督的依据非常明确。根据资料显示,2007年1月1日施行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规定,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5人以上联名,可以向常务委员会书面提出对本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的质询案。

而在广州,早在1987就出台了地方规定。当年1月16日,广州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5次会议通过了《广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司法机关司法工作的监督暂行规定》,规定市人大常委会对广州法院、检察院和政府的公安局、司法局的司法工作实行监督,监督的具体方式包括: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提出质询和询问等。

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曾对政府部门用过质询,只是效果不好,后来就常用询问了,但对公检法的质询应该都是没有过的。 6月18日,在《草案》提交审议的当天,广州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一名立法顾问向媒体介绍。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市乃至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及人大代表对政府部门进行过不少专题询问,甚至质询政府部门的案例也走在全国前面。但对于公检法各机关的质询案,至今未出现,甚至难以出现。据媒体报道,2008年,广东省人代会期间,某位代表面对同组的代表对检察院进行的较为严厉的批评,多次试图打断其发言,最后甩下 这只代表他,不是我们的意见,我们都听不见 的话,愤然离场。

据广州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介绍,25年前设定的一些制度已经不能适应现实需要,随着广州市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民主法制进程的推进,广州市两级人大常委会也创造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司法监督新做法、新经验,有必要上升为制度性规定。

客观地说,在接受人大监督方面,我觉得近几年法院和检察院做得比较好,经常邀请代表参加他们的活动,我就列席过检察院的检务会议,旁听过中院一些重大案件的审判。 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表示,这几年人大的司法监督有了很多实际经验,但社会效果仍显不足。 相比于政府一些职能部门的强势,人大总显得比较软弱,在一些公共议题上,人大的声音远远比不上社会公众的声音大。

这或许是人大监督司法工作的一次新突破。 广州市法律工作者闫德润认为,这是广州市民主与法制进程的明显进步。

6月18日审议的《草案》,拟立法明确人大常委会委员提交质询案质询公检法机构司法工作的操作细节。

内司委可建议提出质询案

根据《草案》的详细规定,侦查、起诉、审判、监狱管理等公检法司的司法工作,都是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监督对象。人大常委会根据在执法检查工作中发现的突出问题、常委会有关部门在调查研究中发现的突出问题、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常委会会议审议时提出的比较集中的问题、人民来信来访集中反映的问题、社会普遍关注的其他问题等多种途径,确定监督司法工作的议题。

而针对不同的议题,广州市常委会将通过8种方式加强对司法工作的监督: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组织满意度测评;组织执法检查;提出询问和质询;组织对特定问题的调查;任免司法机关工作人员;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方式。

对于社会影响大、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可以要求相关司法机关报告工作,进行专题询问,而专题询问时,司法机关负责人应当到场回答询问。

如果市人大常务委员会内务司法工作委员会在监督中发现有重大问题需要提出质询的,可以建议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提出质询案。

据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工作委员会的人员介绍,内司委将定期分析研究涉法涉诉信访件反映比较集中的问题,向司法机关通报,听取情况说明,必要时提请常务委员会主任会议研究确定是否采取监督措施。

而在监督中发现的属于常务委员会职权范围内的事项,需要作出决议、决定,但有关重大事实不清的,内司委可建议主任会议向常务委员会提议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

同时,《草案》也明确对操作细节做了保障,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决定、审议意见不予办理、故意拖延或者有其他阻挠、妨碍、抵制监督等行为的,常务委员会视情节轻重,责成司法机关作出说明并限期纠正,责成司法机关依法对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最严重的将依照法定程序对提请常务委员会任命的相关司法机关人员不予任命,对已任命的免去或者撤销其职务。

已故著名宪政学者蔡定剑教授有言: 质询权是人大监督权与政府行政权的直接交锋,相比询问更加严厉和强硬,特别是当政府权力过大时,人大质询行为则考验人大代表监督政府的勇气。

这一言,同样适用于公检法。

东陵区中心医院
欧亚医院于洪涛
泰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内蒙古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
安庆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