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拳灭天穹 第三卷 第四十二章

2020-01-16 21:52: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拳灭天穹 第三卷 第四十二章

难以忍受的高温将仅剩的几只库玛兽的尾巴烧着,尖叫声,那几只残留的库玛兽也跌落了下去,陈凡将目光重新投向地面战场,经过了地犀不断的掉下去填补坑洞,原先的深坑已经变得十分的浅了,陈凡看着所剩不多的魔兽军团,奇怪的自言自语道:“奇怪了,传闻魔兽军团最具攻击力的变异魔蝎兽和烈焰蟒怎么没有见着?”

正在这时,角狈已经按耐不住冲了过来,陈凡看了看汹涌而来的角狈,对着一旁的水神兽説道:“水,你去露一手吧!”

水神兽diǎn了diǎn巨大的龙头,一张巨口一道寒气四射的白色光柱射在了地面上,顿时,地面上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层,水神兽晃动它那巨大的脚掌,眨眼间已经借着冰面来到了角狈的面前,虽然眼前的巨兽身上散发着自己所恐惧的寒气,可是冲动嗜血的角狈却毫不顾忌的直接冲了上来。@,

水神兽见状抬起巨大的龙头对着天空猛地一声龙吟,顿时,原本被火神兽轰热的气温顿时冷了下来,很快的飘起了片片雪花,角狈们纷纷停下脚步,抬爪拨弄着落到头上的雪花。

气温持续的下降,很快的,片片雪花变成了拳头大小的冰雹,对着角狈狠狠的砸了下来,而角狈们则是对着自己的头dǐng吐处一团红红的光球,挡住了下落的冰雹,连绵不断的冰雹很快的让角狈们原本通红的光球变得暗淡下来.

这时,一直站在最后没有动作的比蒙巨兽开始有动静了,巨大的比蒙托着沉重的步伐,缓缓的向着水神兽走了过来。

陈凡见状,对暗神兽説道:“暗,你去帮帮水吧。”

暗神兽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声。张开身后巨大的蝙蝠翼,挥舞着巨大的戈天刀向着比蒙巨兽攻去。比蒙巨兽看见暗神兽攻来,毫不犹豫的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个个闪动着电芒的雷电球。

突然,一直紫色的雄狮扑了出来,一张巨口。所有的雷电球一个不剩的全部被吞进了肚中,比蒙巨兽看着雷神兽,眼不由得流露出恐惧的神色,那种强大的雷之力使得这些比蒙巨手从内心赶到一丝恐惧。

就在这时,暗神兽的戈天刀已经来到了第一只比蒙的脖上,没有一丝的停顿,仿佛是切在潺潺的流水上,戈天刀没有任何阻力的滑过了它的脖,就这样。这只比蒙看着自己的头与身体分家,不甘得倒在了地上。

有了雷神兽从旁协助,暗神兽仿佛就是一个农夫,只不过它收割的是一只只巨兽的生命。这时,水神兽也已经玩够了,尖锐的冰锥瞬间将角狈刺了个对穿,陈凡满意的看着全军覆没的魔兽军团,diǎndiǎn头。微笑着説道:“希望撒尔凯没有心脏病,不然把他气死了那可是我的罪过啊!”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塌陷了下去,露出了下面的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而水神兽、雷神兽和土神兽一时没有防备,纷纷掉了下去。

陈凡见状,猛地跳了下去。给三兽施了一个飘浮术的魔法,将他们救了上去。随后陈凡也飞了上去。

坑的烟尘渐渐的散去,陈凡看着坑的景物説道:“我就説么,怎么灭掉整个魔兽军团都没有看见变异魔蝎兽和烈焰蟒,原来都藏在地下。”

只见深坑当遍布着变异魔蝎兽,四周的坑壁上盘绕着巨大的烈焰蟒。不时吐出深褐色的信,深坑周围的石壁上有着许许多多的洞穴,看来是变异魔蝎兽和烈焰蟒所造的通道。

陈凡看着它们自语道:“变异魔蝎兽,暗系魔兽,同时具有雷系属性,由成年魔蝎兽经过天雷轰击异变而成,烈焰蟒,火系魔兽同时具有拟物的特性,额头上的独角是其全身毒汁所在,毒性猛烈,者无救。”説罢,对着光神兽説道:“光,本来不应该让你出手的,不过看来现在不行了。去吧,给他们一些教训!”

光神兽听后抬头发出了一生响彻天地的龙吟,巨大的声波将城墙上的士兵震的几乎都站不住脚。

深坑底部的魔兽见状刚想逃跑,陈凡已经在一旁命令道:“土,给我封死他们!”

土神兽低吼一声,抬起巨大的熊掌朝着地面一拍,顿时坍塌的土块将坑底四周的通道全部封死。陈凡朝着水神兽一挥手,水神兽会意的张口吐出一股寒流,深坑的四周马上被冰封起来,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坑底的魔兽顿时慌乱了起来,无论魔兽多么的强,他们始终是魔界的生物,天生对光就有一种强烈的排斥,所以聚集了所有光之力的光神兽对这些魔兽来説就是天生的克星。很快的坑底的魔兽没有进行任何反抗,在光神兽纯净的光元素的净化下,化成了丝丝轻烟,消失不见。

帕拉城内,撒尔凯难以置信的重复道:“什么?魔兽军团全灭?”

底下的探子跪在地上,浑身发颤的説道:“是的,魔兽军团被敌人全部消灭了!”

撒尔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道:“那么敌人用了多少兵力?”

探子答道:“只有七只魔兽。”

撒尔凯惊讶的説道:“七只对付十万只?”

这时,身后的一个黑影説道:“看来这七只魔兽就是他们説的神兽了。”

撒尔凯转身问道:“那么有什么对策么?”

那个黑影摇摇头,説道:“没有,不过陛下放心,神兽是不能够随便动用的,否则会破坏规则的。”

撒尔凯皱着眉头説道:“原本想借着泰格城分兵去救帕沃要塞的机会,用魔兽军团来灭掉他们的,没想到居然会有神兽的存在。”

这时,一名传令兵突然跑进来,大喊道:“报告,菲尼克斯城被敌人攻下了!”

撒尔凯一听,震惊的説道:“什么?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那个传令兵説道:“据守城人员回报,敌军突然出现在街道当。利用狭窄的街道与守军展开巷战,而原本驻守菲尼的魔兽已经完蛋了。”

撒尔凯皱着眉头问道:“敌军有多少人?”

传令兵説道:“回陛下,当时由于敌军是突然出现的,所以一时之间没有注意敌军的数量。”

撒尔凯暗自沉思道:“陈凡,你到底有多少兵力啊?”

这时,又有个传令兵跑进来。

撒尔凯见状。皱着眉头问道:“又有什么情况么?”

那名传令兵説道:“回秉陛下,巴别镇被占领!”

众人一听,心不禁都开始疑惑起来,魔皇领到底出动了多少部队啊?怎么一时之间,到处都是城市乡镇被占领的消息。

菲尼克斯城的城墙上,其顿指挥着部队穿上魔帝领士兵的衣服,站在城墙上警戒。

这时,一名副官跑上来问道:“大人,城的百姓该怎么处置?”

其顿想了一会儿。微微一笑説道:“你也看到元帅大人是怎样做的了?等我们打完仗,就按照元帅大人的方法来执行吧,但记住,不可错杀好人,明白么?”那名副官diǎndiǎn头,急忙跑了下去。

帕沃要塞前方原本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是与大平原的过渡地带,可是现在原本的草地变成了一片黄沙。不时从黄沙当冒出一两只沙虫,暗示着这片沙地的危险。魔帝领的军队就被堵在这片沙地前,每次派进沙地的斥侯,都是有去无回。

深夜,魔帝领部队的营帐,两个黑甲男正坐在一起喝酒,其中。一名黑甲男端着酒壶给两人满上问道:“沙,为什么这次你不出手?”

被称作沙的黑甲男説道:“我在等他们防备松懈的时刻,当让他们以为自己的沙地能够封住我们的行动的话,我们在给他来个突袭!哼,到时候。力,就得看你的表现了。”

力笑着答道:“这个当然,对了,听説魂和影都已经回归了,是真的么?”

沙脸色凝重的説道:“恐怕是真的,我现在已经感应不到他们的气息了。”

力説道:“看来那个混沌神即使没有恢复原本的力量,还是比我们要高一截啊。”

沙説道:“不用那么悲观,难道你没有感觉到,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阵力量波动,然后某些人的力量就会大增。”

力惊讶的説道:“你是説,混沌神正在逐渐的恢复他的力量?”

沙diǎndiǎn头説道:“恐怕是这样。”

力疑惑的问道:“那我们还干什么要打这场仗,只要那个混沌神一出手我们就全部都要回归了。”

沙説道:“我听説大人和创生还有混沌三人之间定下了一个协议,这场战斗不能动用他们的本源力量,所以説,我们还是有胜算的。”力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自从来到帕沃要塞前面,力妖和沙妖就停滞不前,一直在沙地的边缘安营扎寨。

这时,外面突然跑进来一个士兵,沙皱着眉头问道:“有什么事么?”

那名士兵説道:“回秉大人,帕沃要塞上的守城士兵全部消失了。”

沙平静的diǎndiǎn头,挥手让那名士兵退下,力妖疑惑的看着他问道:“怎么?这难道不是你苦等已久的机会么?”

沙妖摇了摇头,将酒杯的酒一饮而尽説道:“怕只怕这是人家的一个圈套,再等等吧。”

力妖无奈的説道:“恐怕只有你一个人愿意在等等吧?你听听外面。”

沙妖苦笑着听着外面的喧闹声,摇摇头,説道:“罢了、罢了,既然他们想送死,就由他们去好了,反正我们到时候是要回归的。”説着,对外面命令道:“传令整队,天亮后向帕沃要塞进发!”顿时,外面响起一片欢呼声。

沙妖听着外面的声音,无奈的摇摇头。黑色的太阳渐渐的升起来了,身着红色铠甲的魔帝领士兵们列好方队,鲜红的军旗和铠甲在黑日的映衬下,仿佛刚被鲜血染过一样。

赫卡躲着城门楼里,透过缝隙监视着敌军的一举一动,看到敌军摆好阵型。赫卡疑惑的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先仔细的观察观察再説。

沙妖站在部队的前面,面对着前方滚滚的黄沙,满满的举起双手,五指交叉放在胸前,慢慢的汇聚起毁灭力量来。

渐渐的,一个黑色的光球出现在他的手上。前方的沙地也随着沙妖的动作而慢慢的颤动起来,而藏身其的沙虫,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纷纷的从沙地当钻了出来。

突然,沙妖猛地将双手打开,整个人成大字形的浮在空,胸前的那团光球也随着沙妖的动作猛地炸开,同时前方的沙地也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托住一般,慢慢的浮在了空中。

赫卡见状。立刻从城门楼里冲了出来,双手一扬,天空慢慢的下起了瓢泼大雨。

沙吸水后变得沉重无比,影响了沙妖的控制,沙妖脸上闪过一丝赞赏的神色,猛地大吼一声,原本浮在空的散沙变成一根根巨大的沙柱,向着城门飞去。

赫卡看着来势汹汹的沙柱不敢怠慢,原本潮湿的空气突然升温。急剧提升的温度使周围充满了大雾,漫天的大雾阻断了沙妖的视线。使得它只能够将沙柱向记忆城门的方向击去。只听不断的有闷响从大雾传来,沙妖猛然觉得手一轻,心知沙柱已经被对方击散,当下不敢轻举妄动。

赫卡清脆的声音从雾传来“感谢各位送给我的礼物,这些是我的回礼,还希望各位笑纳。”

沙妖猛地回头喊道:“小心戒备!”刚説完。炽热的沙从空落下,毫不留情的倾倒在了众人的头上,顿时,一片惨叫声响起,沙妖急忙运劲将沙浮起移动到另一边。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将近五万人被活生生的烫死,其余大部分的士兵都被轻重不一的烫伤。

沙妖看着浓雾若隐若现,就在这时,一阵大地的震动声从远处传来,力妖抚摸着自己被烫伤的胳膊,气急败坏的説道:“又怎么了?”

哨兵跑过来报告説:“大人,我军后方出现了一支身份不明的部队。”

力妖疑惑的看看沙妖,沙妖苦笑了一下説道:“看来是敌方的援军到了。”説着,对一旁的传令兵命令道:“命令全队,前队变后队,列好方队,准备迎敌!”

当沙妖带领的部队正在做着迎敌的准备的时候,身后帕沃要塞周围笼罩的大雾开始慢慢的消散,而且一阵奇怪的声响从越来越薄的雾传了出来。当第一只沙虫现出它的身形的时候,沙妖苦笑着説道:“我们被包围了!”

渐渐的,微风吹过战场,将雾彻底的吹走。

从高空望去,整个战场从帕沃要塞延伸至大平原,由大平原开始,一个黑色的尖锥正朝着当的红色方块移动着,而在红色方块的后方,又有一群褐色的潮水向他们涌来。渐渐的,红色的一方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方块变得越来越小,就快要被两方的人马所吞噬,这时,一阵响彻天地的怒吼声,从红色一方的阵营传了出来,紧接着,好像受到了一股不明力量的推动,黑色和褐色两方人马齐齐的向后退了一段距离,停止了攻击。

沙妖看看力妖,又看看身后剩下不多的士兵,对着黑色阵营叫道:“我要求进行赌斗!”

黑色的阵营走出来两个人,为首的那个魔人问道:“怎么个斗法?”

沙妖指着力妖説道:“我和他与你们两个战斗,输的一方无条件的服从胜利的一方。”

旁边的一个身材魁梧不输力妖的男人説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败军之将,没有资格跟我们谈条件!”説着,又要发动进攻。

这时,那个魔人抓住他的手説道:“反正就剩这几个人了,不如我们就跟他们玩一下吧。”

男听后皱着眉头説道:“战场不是游戏场,要小心任何可能发生的情况,不能给对方有任何反攻的机会。”

魔人听后低头不语,松开了男的手,男一挥手,攻击再度开始。完全失去力量的红方在两方强猛地攻势下,顿时溃不成军。

突然,那个魔人冲着男喊道:“战后我要跟你打一架,塔斯!”

塔斯听后觉得十分有趣对他的印象大大改观,一刀砍死一个奔跑的士兵説道:“好,狄斯,我奉陪到底!”

战斗很快的结束,战场上只剩下了敌方的统帅,沙妖和力妖。

沙妖看着塔斯説道:“不错的人,很冷静。”

力妖看着狄斯説道:“我到挺喜欢这个小的性格的。”

塔斯看着二人説道:“多谢夸奖,现在我们可以打一架了吧?”

沙妖听后,看着塔斯説道:“小,你知道我们是谁么?”

塔斯diǎndiǎn头。説道:“知道,天灭十二妖!”

力妖听后惊讶的问道:“小子,你怎么知道的?”

塔斯説道:“听我们元帅説的。”接着,又看了看沙妖説道:“我们元帅有话让我转告你们。”

力妖奇道:“哦?什么话?”

塔斯説道:“他让你们代他向天灭问好!”説完,身形一闪斗大的拳头猛地轰向了力妖。

狄斯看见塔斯出手,自己也飞一般的朝着沙妖攻了过去。沙妖看着飞来的狄斯説道:“小,你只达到了魔王的水准,你知道我按照你们的算法是什么水准么?”

狄斯不耐烦的説道:“废话,我管你什么水准,我只相信我自己的拳头!”説着,一拳朝着沙妖的心口锤去。

另一方面,力妖看着塔斯的拳头轰向自己,却不闪不避,硬是用胸口吃下了这一拳。未完待续。。

分宜县人民医院
贵州航天医院
沧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山东治疗阴道炎费用
乌鲁木齐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