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人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穿云箭阵

2020-01-16 23:21: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人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穿云箭阵

?

read336();

第一百一十九章:穿云箭阵

此刻跨过了千斤之坠,来到了穿云箭阵,柳随风竟有种不真实之感。

对于别人而言,柳随风不知这登天梯难在何处,但对于他柳随风而言,这登天梯难就难在,他对之毫不知情。

想起之前嘲讽自己的话语,柳随风不由笑了。

若不是那些话语的提醒,他恐怕会再吃苦头。

前面的三百石阶与中间的三百石阶的过度,由于柳随风不明就里,也就不能料危于先,以至于当千斤之坠施加于身时,背着穆无言的他,在一连两个千斤坠的叠加下,差一点就摔倒。

而此刻,正是因为率先知道,中间三百石阶是千斤坠,后面三百石阶是穿云箭阵,柳随风才会在走了三百步后,驻足观望。

通过这件事情,柳随风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

当别人骂你怨你恨你时,切莫让愤怒冲昏了头脑,别人的谩骂、怨恨甚至刺杀,都有可能使你触类旁通。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处变不惊,并能从这“变”中触类旁通。

所幸,柳随风就是这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然而,穆无言却不知这些,看到柳随风停了下来,故以为柳随风遇到了难题。

毕竟,穆无言虽然将柳随风当作自己的朋友,但是毕竟与柳随风接触不深,是以他并不知道柳随风的深浅,也就无从判断柳随风的实力。

最主要的是,从之前那些人的嘲弄中,穆无言也能把判断出,穿云箭阵恐怕才是最难的。

柳随风之所以停下,并不是因为怕,也并不是因为没把握,而是因为他想要搞清楚,穿云箭阵到底是什么?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就在柳随风沉思时,他突然听到了穆无言的话语:“随风,你放心我下来,这穿云箭阵于我,只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不等柳随风细想,穆无言就笑着说道:“我老爹从小就让我教我(射)箭,躲箭也是我的必修科目。

“再者说,我之前一直都在保存体力,这短短地三百石阶,我还是可以的。”

柳随风不知穆无言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却是依言将穆无言放了下来。

看着穆无言一身的赘肉,柳随风一脸疑惑,不得不怀疑穆无言的话。

看到柳随风像是看猩猩一样地看他,穆无言比了比双手在自己滚圆的肚子上摸了摸,一脸郑重地叫道:“你可别看我长得膀大腰圆,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马上就可以见识到我的厉害了。”

看到穆无言如此信心勃勃,柳随风也就相信了。

于是,柳随风就对穆无言道:“既然你如此自信满满,就快点过去吧,趁好我也可以研究一下这穿云箭阵。”

一听柳随风这么说,穆无言心中一阵苦笑的同时,脸上却显现出一抹轻蔑:“不行,我可不能像你那么没原则,帮朋友走后门。我倒想看看,没有我帮你打前锋,你能不能顺利通过这穿云箭阵。”

穆无言的一席话,让柳随风感觉很无赖。

柳随风没有多想,继续去研究穿云箭阵。

一盏茶功夫过去,柳随风便看透了蹊跷。

看到柳随风准备好了,穆无言不由心虚。

看了看一脸镇定、自信、阳光的穆无言,柳随风轻声说道:“我要过这穿云箭阵了,你紧跟着来吧。”

听到柳随风说准备好了,穆无言竟发起了挑战:“好,我们就来比比,到底谁先过了这穿云箭阵。”

柳随风没有说什么,只是双脚猛然一跺地,整个人一溜烟地就跑了个没影。

“我靠!”

穆无言看着没了影的柳随风,爆了一句粗口。

看了看身后,看了看身前,穆无言进退两难。

身后是千斤坠,身前是穿云箭阵,都不是他可以拿下的。

原本,穆无言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报考天狼学院的,毕竟他非常有自知之明,清楚自身的斤两。

然而,在结交了柳随风这个朋友后,穆无言想拼一把,不是为了进入天狼学院,而是为了交下柳随风。

当然,他也非常清楚,若要结交柳随风,则必须进天狼学院。

穆无言曾经看过这样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样的朋友才算是真正的朋友?

答案很简单,也很粗暴,却也很有理。

那就是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打过仗。

穆无言想要与柳随风成为朋友,便以为需先与其同窗。

而只有进入了这天狼学院,他才能算是与柳随风同窗。

进入天狼学院,则必须跨过眼前的穿云箭阵。

原本进退两难的穆无言,不再感到为难,冒着试试看的心思,一头扎进了穿云箭阵。

“嗖!”

“嗖嗖!!”

“嗖嗖嗖!!!”

穆无言只感到,一支支箭矢,从旁边呼啸而过,便感觉脸色苍白。

突然,穆无言感觉腿肚一痛,低头一看,便看到了小腿中了箭矢。

穆无言就地倒下,因为他知道,若是再前行,铁定会没有了性命。

他虽然迫切地想要与柳随风交朋友,却也没有到以死相交的地步。

穆无言想,等倒地后,就宣布自己退出考核,那样自然会被救出。

穆无言这样想着,便张开了嘴,大声叫道:“我放……”

“放屁!”

穆无言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柳随风给打断了。

话音一落,柳随风就如同一道风似的,飘逸地奔到了穆无言身边,一把抓起并举起穆无言,又一次一溜烟地没了影。

“砰!”

飞速过了穿云箭阵,柳随风一把将穆无言给丢在了地上。

随即,柳随风就看着穆无言,怒气冲冲地道:“你就不准备说些什么吗?”

穆无言看着柳随风,肥嘟嘟的脸上挤出一抹笑意,呵呵地道:“这次挑战,我认输!”

“嘿嘿。”

说完这些,穆无言又自顾自地笑了笑。

柳随风看着自顾自high的穆无言,心里感到又好笑又好气,还是问了出来:“为什么要骗我?”

穆无言故作而言他,旁然四顾,做着无力的反驳:“骗你,我没有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奇怪,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晋中市妇幼保健院
定远县总医院
赤峰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杭州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