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至尊邪天 1434 血衣楼来袭—疑惑

2019-12-05 03:32: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邪天 1434 血衣楼来袭—疑惑

转眼,距离血衣楼宣战过去了五天时间,这段期间,吴天,龙啸天,凤怜云,许慕华以及花殇五人都一直住在天兽宗的客房内,然而却是一切平静如常,并没有任何血衣楼的具体消息传来。

但众人都明白,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罢了!

这几天时间中,窦髯不断地通过心腹来查询是否在天兽宗内部还有血衣楼之人,但一番探查下来却毫无所获,无语的是血衣楼的人没照出来,反而抓出好几个其他势力的探子,在窦髯愤怒的表情下,这些探子被抓出来经过一番审问后便相继被杀。

这些都只是天兽宗内部的事情,与吴天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吴天等人也就并未劝说什么。

反正寰宇界人很多,死上几个根本算不得大事。

再说了,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呢,吴天又不是什么大善人,怎么管得了那么多?

“来了!”

这日,窦髯放在外面的探子急来报,以天兽宗为中心,四面八方忽然出现了大股人流,赫然便是以血魔为主的血衣楼众人!

“这次劳烦各位了!”

窦髯面色沉凝的说道,“这次若是我天兽宗能够避过此难,我窦髯保证必有厚报!”

“窦宗主客气了!”

龙啸天颇有深意的望了窦髯一眼,淡淡的道,“只希望窦宗主不要再用什么谎言相欺才好!有些事情,我们是亲眼所见的!”

这话就差点直接说明白了,很明显指的是那七玄宫的宝物!

然而,此刻的窦髯简直委屈不已,若非此时血衣楼来袭,关系到他天兽宗的存亡,他恐怕立刻会反驳了。

此时窦髯兵为借口说什么,否则一旦龙啸天他们就此离开,那么他的天兽宗才真的危险了!

至于那七玄宫的宝物之事,窦髯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好了,以后再说这些吧!”

凤怜云走出来,冷声道,“我们按照之前商量的来办,邪宗负责北面,万花宫负责南面,奕剑门负责东面,西面就放空,龙家,凤家和天兽宗就以逸待劳,形成一个口袋将他们放进来再打!”

“好,我们走!”

众人不再多说什么,这是之前便已经商定好的计划,虽然不一定真的能够成功,但准备还是必须要做的。

龙家,凤家,奕剑门,万花宫以及邪宗这五个势力都已经调集了一些尊阶及其以上之人过来,可以说是将整个天兽宗以及附近四周包围的犹如铁桶一般,而那个打开的桶口正是天兽宗的西面!

…………

天兽宗北部,十余里开外……

吴天带着百余个天魁堂与风火堂之人赫然而立,身边站着月女,而天魁堂堂主柳易与柳魁,风火堂堂主厉锋这三人却是在身侧半步后,显出对吴天的恭敬。

“少爷,来了!”

月女俏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轻声说道。

“嗯!”

吴天点点头,微眯着双眼道,“柳魁,柳易,厉锋,你们分别带着各自麾下迎上去!记住,要条件是保住你们自己的性命!我们还不至于为了天兽宗而损失自己人的生命!那样不值得!”

“是,请宗主放心!”

当即,百余人在柳氏兄弟与厉锋三人的带领下直袭而出,不多时便与前方来此的血衣楼之人接触在了一起……

这里算是一个类似于小平原地带

,吴天牵着月女的小手飞到空中,居高临下的望着下方已经展开的厮杀,在一番观察后却是不禁眉头微皱,沉吟道,“有些不对劲啊!”

“少爷,怎么了?”月女狐疑的看向吴天,在她看来,下方明显是天魁堂与风火堂占据了一定的上风,这能有什么不对劲?

“你看那些血衣楼的人,实力最高的不过是二阶武圣,这是不是太低了一些?”

吴天指着下方血衣楼之人,面色沉凝的道,“石宏若是想要凭借这些人来攻打天兽宗,会不会想得太简单了?”

“是啊,而且还只有两个二阶武圣带队,其他大部分都是尊阶和宗阶!喏……少爷,你快看,那边还有几个一阶武宗!”

月女很是无语的说道,随即秀眉微蹙,“少爷,你说这会不会是疑兵之计?”

“疑兵?”

吴天摇摇头道,“不知道!我先去联系一下花大姐,看看她那边的情况!”

说着,吴天掏出传信玉符,不多时便得到了来自花殇同样很是疑惑的不解,在万花宫负责的南部方向,与吴天他们此时所遇到的情况差不多,这些血衣楼的人实力只能说是中等,或者只能堪比一些稍微好一点的玄级势力,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天兽宗!

结束传信后,吴天眉头紧锁,这似乎已经脱离了他的预料与掌控!隐隐的,吴天心内生出一种不妙之感,可在绞尽脑汁后,却又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管了,反正这些人都是血衣楼的,该杀!先灭了再说!”

吴天深吸一口气,当即冷声吩咐道,“天魁堂,风火堂人众听令,战决,杀!”

“是!”

下方厮杀中的众人,立刻像是服用了什么兴奋剂一般,每个人爆出无比强大的战力,不断地收割着四周那些血衣楼之人的性命,尤其是在柳氏兄弟与厉锋三人手下,更没有一个活口可以逃离!

不过就算这些血衣楼的人在吴天看来实力很低,可对于风火堂与天魁堂的普通成员来说,却只是稍微低一些罢了,如今虽然杀戮不断出现,可这两个堂口的人也出现了一些伤亡!

吴天看在眼里,心中却百般无奈,所幸的是这些伤亡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转眼间,两个时辰过去……

天兽宗北部的这些血魔全数被灭,清算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伤亡,有四人身陨,十余人受伤……

吴天吩咐人将死去四人的尸身收好,等此间事了便带回邪宗安葬,而那受伤的十余人也分配了一些疗伤丹药下去。

“宗主,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啊!”

厉锋走到吴天面前,说道,“这些血衣楼的人实力太弱了!如果单单是这些的话,恐怕我们两堂之人就能够将这次血衣楼的攻袭打退,甚至全数灭杀!”

“柳易,你怎么看?”

吴天点点头,随即将目光看向了柳易。

在邪宗中,柳易也是一个智囊般的存在,颇为受到吴天的重视。

“宗主,这种情况,属下觉得有三种可能!”柳易沉吟片刻后,轻轻抬回道。

“哦?哪三种?”

“第一,血衣楼本就如此,因为之前血魔被杀了无数,导致血衣楼实力下降,但这种可能的机率很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么第二和第三呢?”吴天继续问道。

“第二,血衣楼之所以如此,那是为了让我们放松警惕,在之后趁着我们放松之时,动忽然袭击,已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柳易沉声说道,“至于第三点,属下只是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

“哦?说说看!”

“属下大胆猜测,血衣楼是想借助此次征战天兽宗,达到一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而这些人只不过是他们放出的烟雾罢了!”

“不可告人的目的?”

听到柳易此话,吴天他们都是不禁面容一肃……

第二和第三点都是极有可能的,尤其是第二点,血衣楼为了达到一击必杀,的确可能让许多人前来送死,至少在现在看来,这恐怕是最大的可能性了。

然而第三点所言中那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在吴天看来也是具有极大的可能性。

一时间,吴天沉默不言,而柳易在说完之后也退后了一些!

不管他有何种猜测,但最终的决定权都会落在吴天身上,哪怕就是吴天错了,他们也都会义无反顾的去照做,这便是死心塌地的追随!

大不了,就是为了宗主,为了大家共有的邪宗死上一次而已,二十年后他们又将会是一条好汉!!

“不管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都给我守在这里!”

好一会儿,吴天双眼微眯的沉声道,“没有我的吩咐,不要后退!但也要注意自己保住性命!”

“是,宗主!”

…………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血衣楼只展开了一场很是简单的攻袭,便再无任何举动,而散出去的探子也没有找到其他血衣楼之人的存在,就连楼主石宏,以及南部天王黄萱也都没有露面,好像血衣楼就是为了送那些人前来赴死一般。

这种情况,让众人万分不解!

是夜,月明星稀,皎洁的月华洒落大地,虽然比不上白昼的明亮,但却丝毫不会影响众人的视线!

“吴天弟弟……”

这时,花殇走了过来,而听到她对吴天称呼的其他人,都纷纷面露怪异之色。

对于自己宗主的手段,邪宗之人都是清清楚楚的,否则他们也断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宗主夫人。

“难道就连堂堂万花宫宫主都被宗主拿下了?”

这是众人几乎完全一样的想法!

吴天并不知道这些,示意其他人留在原地,带着月女迎向花殇,哭笑不得的道,“花大姐,你来我这边做什么?难道不去守着你的南部?”

“着什么急?以今天白天的情况来看,我出不出手都没什么关系!”

花殇翻了一个白眼,随即似有深意的目光在吴天和月女身上掠过,嬉笑道,“难道是姐姐我打扰了弟弟你和月女妹妹的好事?那样的话,姐姐我就只能说抱歉咯!”

艾玛和圣玛利亚月子哪个好
北京市密云县医院
山西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沈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点
长治治疗白癜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