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至尊神武 第八百九十五章 没有发现

2020-01-18 19:3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神武 第八百九十五章 没有发现

菱悦诗似乎意识到不对了,再看到近在咫尺同样有些发懵的陈恒,不禁大为窘迫。

不过,菱悦诗性格不像其他大家闺秀那么矜持,反倒有些大大咧咧的,只是抱着亲一下,虽然稍微有些羞涩,却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她也是因为激动,就当提前感谢陈恒好了。

稍微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腰被陈恒箍得紧紧的,要挣脱也可以,不过需要费diǎn儿力气。

横了陈恒一眼,菱悦诗低声道:“还不快放我下来!”

他们俩现在这个姿势,着实太过暧昧,好在没人看见,菱悦诗也不是那么放不开的人,要不然恐怕会羞得无地自容。

“啊、哦,呃……”

陈恒此时也回过神来了,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连忙放开菱悦诗,感受着遗留的余香,心神不禁微微一荡。

其实也是因为事发突然,陈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已,刚才完全是出于本能,现在看起来比菱悦诗还要窘迫一些。

菱悦诗吃吃一笑,在她的认知中,陈恒向来都是很稳重的,哪见过现在这个样子,心里顿时起了玩闹之心,不禁笑道:“抱着我的感觉怎么样?”

“呃,挺好的!”陈恒下意识回答,而后终于反应过来,脸色更是微微一囧,“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菱悦诗本来觉得挺好玩的,没想到陈恒那么快就反应过来,果然不愧是她“看中”的男人,现在再逗弄下去可就不明智了,而且她也怕自己在陈恒心里的形象被大打折扣,万一反悔了可就不好。

于是大度地摆了摆手,道:“要説对不起的那个人是我才对,嘻嘻,刚才可是我占了你便宜。”

回想起来,菱悦诗脸上还有些发烧,这可是她第一次对除了家人以外的男子那么亲密,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鬼使神差就做出了那样的动作。

她表面看起来好像挺不在乎的,但毕竟是女孩子,天生还是会害羞的。

陈恒也不知道该説什么,只得转移话题道:“我们离开这里吧,不知道老猪那边有没有消息了。”

“好!”

菱悦诗同样不想提起刚才那尴尬的话题,之前还没什么,现在越想越羞人,怎么就做出这么大胆的动作呢?竟然还能説出这样的话来?

难道是因为彼此熟悉了,没有设防?

説起来,菱悦诗真正能处得来的朋友并不多,男性的就更少了,不管是因为性格还是身世,身边的人对她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的,真正能交心的,以前一个都没有。

本来她对陈恒也只是好奇而已,但经过后来几次接触,双方説的话多了,再加上陈恒性子本来就随和,偶尔菱悦诗也会不知不觉把自己心里话给説出来。

一来二去,双方也成了可以交心的朋友,要説不设防也确实是真的。

因为刚才的事,让气氛有些尴尬,两人先后走出地下室,一前一后,再没有説过一句话。

跟在后面的xiǎo火有些纳闷,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笑嘻嘻的,突然就变得这么怪异。

如果只有陈恒一个人,他可能会直接把心里的疑惑问出来,不过现在有菱悦诗在场,直觉让他认为,如果现在问出来,气氛可能会更怪。

所以,xiǎo火只能把自己的疑惑藏在心里,仔细观察着陈恒二人的表情变化,企图从他们脸上发现什么。

守在楼梯口的两名执法队员,他们的任务只是防止别人进入地下室,但对于从地下室走出来的人,却反倒视而不见。

本来陈恒还想着费diǎn儿功夫,但他们回到一楼的时候,也没见有人阻拦,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能不发生冲突,陈恒也想尽量避免,不管怎么説,这些人都是真武剑宗的人,陈恒并不想伤到他们。

可如果他们像叶风鸣那样,收到指令对付陈恒,陈恒可就有些头疼了。

虽然从实力上来説,这些执法队外围成员,人数再多也对他构不成威胁,可若纠缠着不放,陈恒也只能下重手才能摆脱。

从地下室出来,在商会转了一圈,菱悦诗心情也慢慢放松下来。

对于这里的东西,她向来都没兴趣,而且长年待在真武墟,也早看腻了,便又开始找陈恒説起话来。

“陈大哥,我们就这样走出来,不怕那老头找过来么?”

要知道,她之前xiǎo心翼翼偷跑出来,自觉没让任何人发现,结果一样被重新逮了回来,像现在这样大摇大摆走出来的,本以为一出门就会遭到袭击,没想到转了几圈,竟然没人找他们麻烦,让菱悦诗有些不解。

陈恒笑了笑,道:“来了更好,就怕他不来。”

菱悦诗微微一愣,便明白过来了,陈恒这是有把握对付那个黑衣人,不怕正面对战,就怕对方背后使手段而已。

不过她心中还是很好奇,几个月前,陈恒离开真武山的时候来过一次,当时还只是金丹境中期,现在却已经有了与阴神境叫板的实力了么?

想到这里,芳心不禁微微一颤,问道:“陈大哥,你现在是什么实力?”

她自己只是金丹境后期,连巅峰都还没到,与阴神境隔着很大一段距离,哪怕是面对元神初境,也讨不了好,除非那种水份很大的元神初境,才有战而胜之的可能性。

她也知道陈恒很厉害,可是再厉害,还能跨跃两三个等阶不成?

陈恒知道她的心思,眨了眨眼睛,笑道:“你猜?”

説是让她猜,其实元神之力一放即收,境界带来的威压已经很明显让她感受到了。

菱悦诗顿时瞪大了眼睛,xiǎo手捂着嘴巴,呆呆地看着陈恒。

要不是地diǎn不对,恐怕她又要尖叫出声了。

这怎么可能?!

几个月时间,竟然从金丹境中期跳到元神初境,这也太异于寻常了。

不过菱悦诗却丝毫没有怀疑这其中的真实性,因为她知道陈恒身上,不正常的事情多了去了。

只是她很好奇,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是怎么做到的?”

元神境跟金丹境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就算金丹境巅峰,到元神初境这个跨度,也不是轻易就能突破的,寻常人就算抓住了突破的契机,也得闭关数月才能将境界稳定下来。

陈恒可倒好,几个月时间直接跨了两个等阶,这怎能不让她吃惊。

菱悦诗现在也是金丹境后期了,如果陈恒能跟她分享一下,没准突破到元神初境也会相对轻松一些。

虽然没个人突破的感悟都不同,但若能集众家之所长,整合一下,对她的领悟也有好处。

陈恒对菱悦诗自然不会隐瞒,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便道:“有时间我再慢慢跟你説。”

菱悦诗也知道现在这个时间和地diǎn,不是説话的时候,理解地diǎn了diǎn头,不过却是一脸兴奋,仿佛知道陈恒实力提升,比她自己提升还要高兴。

“我们到外面走走!”

陈恒倒是没有多想,他知道菱悦诗更多的是想知道他的经历,只是有些纳闷她为什么会喜欢这些而已。

不过这世上很多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癖好,陈恒也不好説什么。

他反倒是觉得自己欠了菱悦诗不少,不管她想知道什么,只要能説的,陈恒都不会吝啬。

“嗯嗯!”菱悦诗很是高兴,她一直就想着跟陈恒一起冒险,却苦于没有机会。

但现在,陈恒不仅答应了真武墟的事情了结之后带她离开,而且处理真武墟的事,肯定也会让她一起。

长久以来的梦想终于变为现实,心中的兴奋可想而知,总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在这种状态下,自然是陈恒説什么就是什么,而且有陈恒在身边,她也不相信有解决不了的事。

菱悦诗对陈恒的信任,还要超过于蕊。

于蕊是通过陈恒的性格及实力来推断,只能説是比较看好陈恒,但终究不太确定。

可菱悦诗却完全肯定,陈恒就是一个传奇人物,他的人生绝对是传奇的,如果能见证这样一个人成长,将会是她的骄傲。

“少爷!”

陈恒刚刚走出商会大门,身边空间波动了一下,猪大壮的声音便出现在耳旁。

陈恒不动声色,传音问道:“怎么样,找到没有?”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要不了多久天就会黑了,不过陈恒并不担心,在晚上的时候,那黑衣人也只是略胜xiǎo火一筹,就算真的天黑了也不怕他。

可惜,猪大壮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老猪把附近所有建筑都转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人,那人应该不在这附近,要不然就算装扮成墟市的修炼者,老猪也能察觉出来。”

猪大壮的感知能力还是信得过的,既然它説没有,那就肯定没有了。

陈恒略微有些失望,不过这个答案,早在他意料之中,如果真那么容易就让他们找到,那也成不了他的对手了。

“算了,总有办法让他自己出来,我们也不需浪费时间去找了!”

陈恒并没有责怪猪大壮,只是摆了摆手,而后对菱悦诗道:“我们先离开墟市吧,明天再来!”

“好呀!”菱悦诗没有多问,高高兴兴地跟在陈恒身边。

在她看来,只要能跟陈恒一起行动就行了,也不管去哪里,总能碰到有趣的事情。

安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佛山市中医院怎么样
四川治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锦州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温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