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天幕神捕第六百四十六章请君入京

2020-01-21 04:00: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幕神捕 第六百四十六章 请君入京

“祁连王,如今我师父在场,你还是收起你那不切实际的野心吧!五十年前,你已经放弃了皇位,天命已定就不得更改,你若再强行扭转天命,就是与天下苍生为敌。

当今天子仁德爱民,天下有目共知。反倒是玄阴教主为了一己之私枉顾凉州五百万黎民生死,实乃罪大恶极。这样的人,要是能问鼎九五,天地之间,何来浩然长存?”

身后站着不老神仙,宁月的说话就有底气。不能说宁月小人气焰,而是此一时彼一时。

祁连王冷冷的看着宁月,眼波流转最后定格在了不老神仙的身上,“无名兄也是这个意思么?”

不老神仙淡淡的一笑,那一抹洒脱仿佛超脱了红尘,“天下纷争,皇权异主,关我屁事?”

“哈哈哈……好,不愧是不老神仙游戏人间!你说的不错,天下纷争皇权异主与你何干?与天下何干?与天地何干?”祁连王的脸上终于挂起了轻松的笑容,虽然他早已经有所预料,但听到了不老神仙的回答,祁连王还是很享用的。

“师傅——”宁月脸色大变,连忙急声喝道。

“住口!”不老神仙的脸色猛然间阴沉了下来,“我辈习武之人,信念通达,感悟天地,跳出红尘,意念出仙。你已经问道武道,原本就该跳出红尘俗世,想不到你还要在红尘中挣扎?

你为了那个皇帝卖命,那是你的事。难道你还要让为师也跟着你卖命?”

“那是为了天下苍生人间正义,谓之于侠,承平天下。捍卫苍生,死生何惧?师傅有着如此高强的武道修为,难道就不该为天下苍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么?”宁月神情激动的争辩道。

“你说的,是诸葛青那小子的武道吧?”不老神仙优哉游哉的剔着牙齿淡漠的说道,“为师的武道,就是逍遥天地,和你说的那些没什么干系。

为师活的太久,你说的一切为师早已经看开了。早些年,为师也曾为国征战,后来又开过医馆悬壶济世。红尘中摸瓜滚爬了八十年,早已将一切看开。

要不是你突破了武道之境,为师还在荒漠之地快活呢,怎么会千里迢迢的赶来?原本以为可以渡化你抛弃红尘追求天道,想不到你还是根榆木疙瘩。

算了……反正来日方长。等到哪一天你能真的放下红尘俗世了,记得告诉为师!为师去也——”

“师傅——”宁月急忙叫道,但不老神仙却已经人去渺渺。宁月茫然的望着四周,竟然连不老神仙怎么离开的都不知道。装完逼就走?太不负了吧?

“我们走吧!”祁连王冷冷的看着宁月,对着身后的玄阴教主两人淡淡的说道。玄阴教主漠然的点头,轻启脚步默默的跟上。

“站住!”宁月突然竭斯底里的暴喝一声,“今日我在,就休想你们踏足中州一步!”

“哼!你也得有本事拦住我们!”水月宫主不屑的一笑,轻轻的将手中的黑衣人一甩高高的抛去。一道剑光划过,黑衣人毫无征兆的在空中一分为二。尸体洒落,却还没有死绝,在地上痛苦的挣扎,嚎叫。

宁月阴沉着脸,紧咬的牙关发出了咯咯咯的声响。但是,真的如水月宫主说的,宁月无可奈何。祁连王的武功,高出了他们再多,就是十个宁月绑起来也不够人家一根手指戳的。

也许祁连王会忌惮不老神仙不敢对自己下杀手,但同样他要做的事,宁月也无力阻止。一种无奈袭来,宁月突然有了一种明悟。这个世界,依旧是实力为上强者为尊。只要够强,就可以为所欲为。

“兹——”一阵震动,从宁月的怀中传来。缓缓的掏出捕神令牌,这是莫无痕发来了指令,“无需阻拦,放祁连王来。尽快回归,在京城决一死战!”

宁月眼中闪烁,他不知道莫无痕到底哪来的底气敢和祁连王在京城决一死战。但是,莫无痕应该也知道祁连王那可撼动天地令人绝望的实力。既然莫无痕是这个意思,宁月也只好听命行事。

宁月缓缓的来到紫玉真人面前,看着紫玉真人失魂落魄的样子脸上欲言又止。

“宁道友无需担心贫道,贫道自会陪道友往京城走一遭的。”

“那就多谢真人了,皇上欲在京城与祁连王决一死战,我心中没有半点把握。如果大势不可违,还请真人能救出天涯太子!”

“贫道知道了!”紫玉郑重的应承道。这是宁月做的最坏的打算,如果祁连王真的凭着一己之力扭转了天地。将来可想而知,帝皇之位就有可能沦为武道高手的玩物。这种事,宁月决不允许发生。

不是宁月对皇帝这个职业多么的认同,而是时代的背景和百姓的觉悟还没有达到不需要皇帝的地步。皇帝,在此刻是百姓心中的信仰,有了皇帝,他们才有了依托。

历朝轮转,不是因为帝皇夺下了天下,真正的原因还是天下选择了帝皇。

清风拂面,北风如刀。无尽的萧瑟,在北国大地上蔓延。寒冬已经到来,冰雪已经下过。祁连王似乎并不着急的赶路。慢慢的带着玄阴教主和水月宫主走着。

也许是闭关的时间太久,祁连王很少出来透气。大周的江山,他竟然有些陌生。在五十年前,凉州还没有一条这么宽阔笔直的官道。

虽然祁连王对荣仁帝一系的帝皇很不认同,但有些功绩还是无法抹去的。就好比眼前的官道,定是花费了无数的财力人力修建而成。如果华夏九州,每一州的官道都能如此的宽阔笔直,那么一旦边疆战事再起,朝廷大军出征的速度至少快上一倍。

这些东西,在五十年前绝对是没有的。这五十年来的改革,也并不是随便说说在朝堂之上吹吹牛皮。每一州,每一府,都进行全方位的规划。可以说大周还是五十年前的大周,但九州却早已在五十年来天翻地覆。

突然,水月宫主的步伐微微一怔。仅仅一瞬之间,再一次跟上了祁连王的脚步,“师傅,宁月他们跟着我们……”

“无妨!”祁连王阴沉着声音淡淡的说道。脚步依旧不减,就这么徐徐的踩着脚下坚硬的泥土,“君邪,这些官道造了多少年?”

“前后差不多有四十年吧?”玄阴教主随意的说道,“荣仁帝谋朝篡位之后就开始动了,先是修了凉州玄州两条官道,而后又将离州,中州,江州的官道全部休整了一遍。”

“嗯!”祁连王默默的点了点头,“你说祁玉为什么要修缮这些官道?”

玄阴教主抬起头,疑惑的看了眼身边的水月宫主,最后轻声一笑,“五十年前,国家飘摇,百姓流离失所,天下难民更是不计其数。

为了管制这些难民不让他们生事,所以就将他们打发去修路。这样既能修缮出整齐的官道,还能防止这些流民生事。也算是一举两得一石二鸟之计。”

“这些是无月告诉你的吧?”祁连王淡淡的一笑缓缓的说道。而听了祁连王的话,玄阴教主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漆黑。微微蠕动了嘴唇,但却没有反驳。

“看来你身为帝皇的眼界还是狭隘的一些。不过这些没关系,毕竟你十二岁便离开了皇宫,对于治国之道没有人教过你。好在为君之道善在与用人,内阁六部的官员会帮你处理好一切的。

修路并不是仅仅为了安置流民,这是祁玉早些年早已经有的设想。还记得那时候,祁玉拿着奏本急匆匆的跑到太子府,一本正经的和我说,要想富,先修路,有了便利的交通运输,整个九州就活了。

呵呵呵……按照他的设想,喝止是活了?简直是将整个九州凝为一个整体。从京城到凉州,大军只需要三天。三天,换做以前就是半个月还是八百里加急。

但是,当时我却将他的这个计划驳回了。修路要钱啊,当年的国库,除了老鼠蟑螂,就剩下窜钱的绳子。我带着大军征战边疆,军饷都是我拼着老脸从民间征集的。哪来钱?

但想不到祁玉却一直对此耿耿于怀,在坐上了皇位之后,立马就开始修路了。这一修,就是四十年想不到还真让他给做到了。”

玄阴教主抿着嘴唇不说话,他可以不服荣仁帝的统治,不服他谋朝篡位登上了皇位。但是,他却不得不服荣仁帝对江山的治理。

烂到骨子里的江山,竟然生生的被扭转了。原本以为已经没救的天下,竟然在荣仁帝的手里再次焕发了生机。那个时代的荣仁帝,不知道有什么魅力。百姓服他,官吏服他,门阀贵族服他,就是商贾走卒也服他。

那时候的大周,穷的连俸禄都发不出。但是,文武百官愿意不拿俸禄辅佐荣仁帝。朝廷没钱,荣仁帝向天下百姓举债。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天下百姓竟然还买账?

那个时候的所有人,心底只有一个信念。跟随着皇上,走向富裕富足。这么骗小孩子的口号,竟然真的有人信了?说道蛊惑人心,荣仁帝绝对是古往今来第一人。

成都送子鸟医院看病贵吗
广州市海珠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辽宁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柳州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安徽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