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风起鱼龙舞 第十章 家国要事笑谈中

2019-10-12 19:20: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起鱼龙舞 第十章 家国要事笑谈中

身着白色锦衣的张公子望着衣衫下摆的一抹黑色的炭灰,只能摇头苦笑。

身着赤色锦衣的朱公子又开口调笑道:“固茗兄,这次赛马看来是我赢了,这次出使隋国的正使之位让给我吧!不过固茗兄先吃糖后吃灰,胃口相当好,小弟甘拜下风。”

“买蝉兄,我看你胃口也不错,不会既得陇,复望蜀吧!”只见这位张公子面色平静的说道,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赛马失败和朱公子讥讽的影响。

“固茗兄放心,只要固茗兄肯将正使之位让于我,隋国的隋珠公主我绝对不会有半点想法,定会成人之美。我们朱家离隋国路途遥远,何苦来的和你抢隋珠?我只要这正使之职位,完成使命,在家族地位提升几分即可。你们清溪离隋国这么近,隋珠公主还是让给固茗兄比较好,不然我纵是能活着回去也要掉层皮吧!”朱买蝉依然是调笑的说道。

吴国四阀中,张氏起家之地本就是地处南吴清溪,而清溪靠近隋国。

并且张氏与南吴王叶月城早就是姻亲,南吴王后便是出自清溪张氏。

朱氏发源地则是地处铜川,铜川位于现今北吴境内。可朱氏历代垄断铜矿兵甲,自然要两边下注,在南吴也有一支家主嫡亲来经营兵甲制造生意。而朱买蝉做为家主嫡子中的第三子,便是负责监督朱家南吴的生意,并且全权负责一切家族在南吴利益相关的政治交涉。

本次朱张二人奉南吴王之命,出使隋国商谈结盟事宜。南吴王叶月城的目十分明确:要求隋国与南吴结成攻守同盟。

此举一来想和隋国共同防御陈国,于陈国一起于翠微山一带加强防御,互通信息,避免七年前陈国一日过宋境,三日破龙兴的一幕重演。

二来可以减少南吴与隋边境线上的守军,只留少量守军在翠微山一线,之后便可集中兵力专心与北吴王叶星元争得正统。

故而当南吴王提出此想法之后,朱张两家为了自身利益,在南吴朝堂上两家也均是力主早日结盟隋国。

因为两家均对隋国有所图,和南吴王不谋而合。看到张朱两大门阀均力主赞同,使得南吴王十分高兴。

故而南吴王叶月城便命身为兵部侍郎、工部侍郎的张朱三家公子出使隋国,便宜行事。

而张家还提向南吴王叶月城提出,隋王杨淮十分宠爱隋珠公主,为了稳固与隋国的盟约,南吴应当向隋珠公主求婚,以联姻来稳固联盟。

而由这让南吴王一时间有些为难,因为于叶月城至今膝下九女而一子尚幼,只有五岁,故而只能以女联姻。

现今隋王杨淮景和隋王后独孤悦夫妻感情深厚,隋王杨淮不立侧妃,故而隋王后宫只有一后。

巧的是隋王和南吴王一样也是女长子幼,只有一长女隋珠公主杨素影时年十六岁,正值妙龄。而次女幼女隋玉公主杨素露只有六岁,长子杨素邕更是年仅四岁,年龄适合联姻的只有长公隋珠公主主杨素影。

故而吴国若要想赢取隋珠公主进行联姻,只能用张朱二家的子弟和隋国隋珠公主联姻。

不要以为这是张朱二家说想高攀隋国王氏,要不是当下列国争雄、世道混乱,已经礼崩乐坏,情况可能恰恰相反。

若是时间倒回到三百年前,那时百余封国,各国王室在现今的吴国四阀眼中,可能完全不入流,那时的隋国公主想嫁给张朱二家还未必嫁的成。

张朱二家是大陆上有名的“五姓四阀”中“四阀”中的两大门阀,想当年前朝虞朝时,“五姓四阀”就是这片大陆上有名的门阀,对各大门阀来说,谁做皇帝谁做封侯都不要紧。无论朝堂还是地方,都要仰仗他们这样的豪阀巨族出仕,不然任何政令都难以执行。真所谓:流水的皇帝,铁打的门阀。

想当年云朝第五位皇帝云仁宗时,仁宗曾经想给自己宠爱的一个孙子指婚。因为仁宗这位孙子钟情于位现今位于魏国的平阳李氏的一位贵女,故而仁宗下旨给平阳李氏指婚。结果平阳李氏竟然连夜把家内这位女子送出家门,嫁给了清溪张氏家的子弟。

仁宗听闻后叹曰:“我云家曾为王侯百年,为天子又百年,尚不及清溪张氏耶?”

仁宗之后还说了更著名的一句话,“朕闻百姓谚语:“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以此事观之,便是龙落平阳也要被犬欺负!”

幸而仁宗是有名的好脾气,只是骂了语句就作罢了。但是其实和平阳李氏、清溪张氏当时的声望、地位也不无关系。从此天下提及平阳李氏,若是私下调侃,便总要加一句:便是那“龙落平阳被犬欺”的平阳李氏。而平阳李氏不原意将自己家门的女子嫁入天子家,却愿意嫁入清溪张氏,五姓四阀当年对门第之看重,以及其自身威势之盛,可见一斑。

所以在南吴王叶月城看来,张朱两家,谁能娶到隋珠公主,主要看张朱二家谁家的意愿强。

故而南吴王派身为兵部侍郎和工部侍郎的朱张二家公子为正副使出行,一切便宜行事。其实南吴王就是把难题甩了出去,你们两阀自己商量吧,反正把事办好了就行。

而且南吴也没明确指定正副使,反正两边不得罪,你们自己解决。而这两大门阀世家的公子也不糊涂,既然南吴王叶月城不分正副使,那正副使怎么分、隋珠公主谁来娶,就是要看两家自己怎么商量了,总之见到隋王之前分出来就好。

一路上张朱两家公子互相试探对方底线。

张家在虞朝时代四世三公,成为高门大阀后,为了维持家族开销,以海货相关贸易积累巨富,维持家族富贵。长期垄断了香料,沉香烛,南珠,鲛鱼油,鱼翅等上流社会各类奢侈品的供应。而随着近年来同样靠东海岸的邻国隋国不知怎么也学会了香料、鲛鱼油制作,而且也学会南珠养殖采摘之法,使得张家收益逐年递减。

虽然以张家的势力,可以勒令吴隋边境将士严查此类物品,禁止流入;一经查实,直接收缴。

但是边境漫长,走私猖獗,禁止起来难上加难。而且对于其他国家,张氏便更是鞭长莫及。故而此次清溪张氏主要是想要隋国王族杨氏发布诏令,对此类物品由王族专营。然后张氏与隋国公主联姻,则张氏又可以完全控制这几类富贵人家常用的奢侈品的定价,保障家族高额利润。

而铜川朱氏的目的则是和隋国寒薇堂有关。朱家在虞朝时曾经一世五相,也曾显赫至极。成为贵阀后主要靠经营采矿,兵甲制造,维持家族巨额开销。朱家产业主要在远吴国西北部和中部,以及现今的南北吴分界点炼阳山,铜陵江一带。

朱氏的产业,所处地点冬天严寒。故而工匠大多易得冻疮,影响产出。而寒薇堂秦采薇恰好制有一款冻疮膏,此冻疮膏比起吴国本土的冻疮膏好用百倍,卖到吴国经常供不应求。吴国药贩子们把在隋国仅售五十文钱的冻疮膏卖到炼阳山,价格最高的时候可以炒到二两银子(折合二千文)。

而每年冬天,朱家的各个铜矿,兵甲作坊无不需要大量购买

,药价就被炒的更高。而此次朱家就是想要联合隋国寒薇堂,在炼阳山一带直接开一家分号,制作冻疮膏等药物,朱家以每瓶百文购买。而这只是冻疮药一项,寒薇堂的烫伤药,创伤药,对于朱家来说一样是宝贝,若是此事可成,朱家每年成本减少可达百万两。但是寒薇堂毕竟是隋国声明赫赫药坊,引入势必冲击到其他有药坊利益相关的官宦家族利益。若隋与南吴不联盟,则朱家也不敢轻易将其引入吴国,引起各类不必要的抨击与麻烦。

一路上张朱两家公子互相打探对方的底线和意图,朱家公子朱买蝉本来就无意掺和张家和隋珠公主的联姻,只想搭上寒薇堂这条线,为家族谋取利益。此外于自身则是要尽力谋取正使的位置,向家族展示自己的手腕。朱家嫡三子在势力薄弱的南吴,若是从张家嫡长子手中抢过正使,并且主导促成两国达成盟约;再让寒薇堂在吴国直接开分号,节省朱家大量开支,将来从大哥手里夺家主之位的筹码又多了几分。

而张固茗得知朱买蝉的意图后也松了口气,所以就提议赛马比赛,以谁先到隋国驿馆来决定正使之位。就算没有路上差点撞上叶知鱼被青衣道士解围之事,张固茗也会故意输掉,好让朱买禅知道,自己是故意卖一个人情给他,作为交换条件朱买蝉不得和自己争隋珠公主。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只可惜中途出了意外,但是如此神仙人物若是能拉拢则也是妙事,只可惜这道士性情古怪,不识好歹。而张固茗也只好把原定计划中漂亮的故意输掉比赛,让出正使的一桩卖人情的雅事,变为自己刚才和朱买蝉的直接撕开脸面的讨价还价,虽然略显低俗,但也实属无奈之举。

南吴出使隋国的正副二使就这样看似在调笑间定下来了,朱买蝉出任正使,张固茗出任副使,而张固茗则向隋珠公主提亲,张家与隋国王室成为姻亲。

实则二人即便对正副使之位也各有深层的盘算,张固茗本是独生嫡长子,其余兄弟皆是庶出,要这正使之位意义不大,出使成功对自己声望地位并无多大助益,出使失败则必将会被家族各房埋怨,只要和隋国王室联姻达成便可。

而朱买蝉则不然,本人虽是嫡子,但是却只是嫡子中的第三子。同母大哥一样精明强干,要是想争夺家主之位,则是该冒险的时候必须要冒险,以争取名声。当年朱家决定两边下注的时候,朱买禅第一个毛遂自荐原意去南吴主持家务,就是想和大哥一争高下。

两位门阀世家的公子适才讨价完毕,便去往隋国的国驿馆。

之后在隋州城的街头巷尾,流传开来了张朱二家门阀的公子风流潇洒,西市纵马比赛,阔绰赠银;骑驴神仙道长化糖为铁,挡马救人,踏歌而去的诸多轶事,一时间成为隋州城街头巷尾的热门谈资。

但是在明眼人看来,何尝不是二家公子为自己造势的手段,毕竟门阀世家的祖先最擅长的就是给自己博取名声。

而骑驴继续向西而行的那位道人,悠闲的骑到西门口后,便停了下来,似乎在等什么人。

日照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湛江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呼伦贝尔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日照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湛江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