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苦夜 百九十一 禁地迷途

2020-01-16 20:26: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苦夜 百九十一 禁地迷途

陈素猜得并不错,汀烟给他的那个圆核儿虽然不是妖核或者魔晶,却也同样是十分重要之物,乃是汀烟修为的精华所凝,魔丹。所以凭借着对魔丹的感应,汀烟才有把握能够在遥远的距离之外找到陈素,只不过当他将魔丹置于大梦生死诀所成的辟空之中时,以汀烟的能耐也只能是失去了感应,好在魔丹只不过才有拇指大小,便于随身携带。陈素收了魔丹,汀烟起身,花大长老将峰dǐng的结界激发,却无法困阻汀烟姐妹,这也是花大长老没有想到的地方,按説他们父女三人有共同的目的,陈素又不会对这姐妹二人不利,所以在他的意识里,这对姐妹绝不会放走陈素才是。到这时只能説他这做父亲的还是不够了解自己的女儿,汀烟竟主动要送陈素离开这里,因为她无法认同父亲逼迫陈素的做法,或许她也是觉得自己与陈素多少有些同病相怜之处。

结界虽强,汀烟与陈素挽手而出竟也没有一丝阻碍,二人顺着原路从峰dǐng下来,到了峰下,巡逻的族人见到汀烟也就放松了警惕,汀烟引着陈素并不敢走来时的路,刚刚报事的族人説过,花大长老去了雾汐峰,汀烟小心翼翼的有意避开,绕过几十座高峻巍峨的山峰,才指着前方告诉陈素,此地虽然叫做西天三百六十峰,可是他们的族人也只是在极小的一块区域内活动,前方是真正的族中禁地,虽然那其中并没有什么神秘古怪,可是族人一直恪守不敢越雷池一步,陈素从这里离开乃是最安全不过。

打从下了丹庐所在的山峰,陈素与汀烟便一直牵着手,未免尴尬,汀烟并没有主动松手,而陈素则似乎茫然不觉,他始终在诧异那在感应中十分强悍的结界为何对汀烟毫无阻滞,其实他不并不知道,这是因为血脉之故,乃是汀烟的母亲故意所留,直到来到外边,汀烟柔软的小手似若无骨,抓在掌握之中让人感觉到一股静谧的心醉。直到这边缘地带,分别在即,汀烟迟疑着停下了脚步,陈素这才发觉自己一直在拉着汀烟的手,脸颊才不由得一热,尴尬的笑笑。

“汀烟姑娘,多谢了。”陈素借拱手之际放开了汀烟的小手,汀烟羞赧的一笑,低头问道:“你此行真的要回平涯城么?”

陈素坚定的diǎndiǎn头,“我要去寻回一件宝器,若非之前将它留在了平涯,对阵混天火熊的时候我也不会那么狼狈,最后还因此拖累了两位姑娘。”説到这里陈素的心中始终觉得有些愧疚。

汀烟的脸颊渐渐的透出红晕,“那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如果事有不妥就还回来这里,我父亲他虽然看起来有diǎn凶,不过人还是极好,他之所以那样对你也是因为着急知道母亲的下落……”

陈素diǎn了diǎn头,“两位姑娘的恩情,陈素铭记在心,不过有些事情我现在真的是没法跟姑娘解释清楚,日后有机会我必定一五一十的道来,还希望姑娘能够谅解我的苦衷。”

“我相信你。”汀烟微微颔首,双眸之中竟有一丝不舍之意,“那你……多保重,对了,我给你的那件东西虽然不是什么宝贝,不过你一定不要轻易丢弃。”

陈素自然知道汀烟説的是那魔丹,此时他已经仔细的收了起来,汀烟甚至能藉此感应到他的心跳,话説出口,双颊又现绯红,陈素也知道再下去要更加尴尬,回头看了看远处拔地怒起的山峰,轻声道:“时候不早,我也该上路了。”説着他又恭恭敬敬的对着汀烟一躬身,“对了,如果汀雨醒了,请代我谢谢她。”

汀烟并没有做声,只是diǎndiǎn头,静静的看着陈素,后者却是一转身,潇洒的向着群峰之间走去。就这样,随着时间一diǎn一滴的流逝,陈素的身影也渐渐的消失在汀烟的视线之中,等她怅然若失的瞬间,身后的空间竟微微扭曲,汀烟面色突变,与此同时身后出现了父亲熟悉的身影。

“果然是女大外向。”花大长老一现身便表情严肃的看着汀烟,汀烟缓缓转身,低着头,双颊羞红如夕阳薄晕,“爹,对不起,女儿只是不想让你为难他。”

“谁説我要为难他?还不是你们俩姐妹説他知道你母亲的下落我才打算将他留下,不然的话,擅闯三百六十峰的人还能活到现在?”

汀烟低着头,并没有直接回答父亲的话,却突然倔强的抬起小脸与父亲对视了片刻,“爹,你应该早就来了吧?既然是这样,刚刚你为什么不留下他?”

花大长老终于是憋不住咧嘴一笑,“你这个小妮子也被汀雨带坏了,走吧,跟爹回去,你现在的状态可还不适合跟他出去乱闯,其他的事情留着以后再説。”

汀烟闻言面露疑惑,不解的问道:“您肯放他走?”

“哼,不放又能怎样?你连魔丹都舍得给他,我又能拿他如何?既然他不肯留下,还不如放他离开,让他在这里早晚也是不便。”説到这花大长老向着陈素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讳莫如深的一笑,又转头对汀烟道:“走吧,跟爹回去,早晚你们还会有再见之日。”

……

陈素照着汀烟的指示深入了三百六十峰禁地之中,由此向西北而去,穿过这些高峻的山峰再取道南下,这样一来他便可以避过花大长老,只不过此时他已经无法知道其实自己的行踪早已被花大长老觉察,陈素进入了群峰之间,这里有如迷宫一般,不过却连一只飞鸟都罕见,更别説什么魔兽妖族,好在陈素的底子不弱,又担心被花大长老寻来,他这一路丝毫不敢耽搁,等天色转暗的时候,他心中算计行程应该早已经离开了花大长老的掌控范围,即便如此,他也还是不敢大意,毕竟那花大长老的修为不比寻常,所以他还是锁定了西北方向而行。

差不多走了大半夜,陈素穿越的山岭足有百数,却仍然被无数的山峰包裹,即便周遭的景象从来没有相同,却似乎还在这三百六十峰的范围之内,难道自己真的陷入了迷宫之中?陈素不由得心中一凛,既然汀烟説前途乃是禁地,可他这一路却从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难道这真正的“危险”就在其中不成?如果这里真的是什么阵图迷宫,恐怕还真要将自己困死在这里。想到这,陈素催动神元,双脚在地上轻轻一diǎn,身形如鸿雁一般蹿起,先前他并不敢如此动作,只因担心为修为高卓之人觉察,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却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他得找一处高峻的山峰看看周围的情况。

陈素凌空而起,不多时整个人落在了方圆数里之内最高的一座山峰dǐng上,这山峰高近千丈,四下里云雾氤氲,陈素站上去举目四眺,周围的景象尽被云雾笼罩,根本就分辨不清,而以他的精神力,如此广阔的地界更是无法探测,正在焦急之时,却听身后传来一声轻嗽。

咳嗽声当即把陈素吓个不轻,他登上这峰dǐng时本就小心探测过,确定了没有旁人之后才去观察四周的景象,此时赶忙回头,却见一位精瘦的干瘪老头正手捋胡须微笑的盯着自己,这老头恐怕身高也就五尺,甚至不到自己的肩头,陈素浑身的寒毛倒竖,这里是什么地方?寻常人根本就上不来,而且这老头又能不声不响的出现在自己身后,着实厉害非常。

老头见陈素面带警惕之色,捋着胡须的手缓缓背到了身后,上下打量陈素一番,开口问道:“小娃娃,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只身前往?”

陈素并不能确定这老者是否心怀歹意,不敢造次,先是谨慎的微微躬身,一双眼睛始终注意着对方的动作,“回老前辈的话,我只是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并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者轻轻的diǎn了diǎn头,颌下的山羊胡随之轻轻的甩动,“原来是这样,老朽孙实,既然相遇也算是有缘,此地名叫千峰缘,乃是西天三百六十峰的禁地。”

陈素见对方説出渊源,或许便与那花大长老有关,看来自己仍在禁地之中,心下不由得更加焦急,眉宇间显出了一分急色,孙实看在眼中微微一笑,陈素却极礼貌的回道:“多谢孙前辈指diǎn迷津。”

孙实闻言笑着摇摇头:“小娃娃,我看你也就是舍尊境上下,若説指diǎn迷津……哼哼。”孙实的语气中虽无轻蔑之意,却让陈素更加觉得他深不可测,似乎并不在花大长老之下,又听他继续説道:“以你的本事陷入这千峰缘的迷阵之中,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陈素微微皱眉,他绝不相信汀烟会把自己往死路上引,这老头不过是危言耸听,当即回道:“老前辈,在下误入此间,如有得罪之处还望您老海涵,晚辈现在离去就是。”

陈素话音未落,孙实忽然袍袖一甩,顿时间峰dǐng上烟消雨散。

...

...

云南省交通中心医院怎么样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东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昆明哪家好
陕西治疗男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