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逍遥军医 第1174章 半个乌克兰人

2019-10-12 22:03: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1174章 半个乌克兰人

巴克不管前舱的动静,对娜塔莎他有充分的信任,看伊万扭头到这边来,招招手:“会用枪么?”

小光头很尊重的点点头:“跟老板去靶场玩过……”犹豫一下还是承认:“我主要是看场子,和老板那边有些人专门做那个不太一样,所以只能是会用,没多少经验。↑,.”

虚心就好,巴克随手从座位边的黑色大包里拿出一支g17手枪,卸下弹匣,跳出弹膛里的子弹以后扔过去:“飞机降落前尽量摸熟,再给你子弹,如果我们没在的时候,你该保护谁就别含糊。”

这种相当开放式的信任平等态度立刻获得了伊万的认同,笑着点头,坐在后舱角落试着拆卸枪支,摸索放在自己腰间各个部位考量出枪方式。

亚尔莫连科是尽量不碰枪的,打开自己的平板电脑给巴克分析军用坐标:“我们还是绕开乌克兰东部地区,直接从俄罗斯飞过边境线,这边有我一个老战友在白俄罗斯空军基地做大校,我们把飞机停在这边就基本不会受到任何清查了,接下来呢?我俩分开走?”之前他准备投靠新的政治力量时候,就是先把自己的家人送到了白俄罗斯,现在看起来前乌克兰空军上校的人脉还是有用。

地图上这个靠近乌克兰的白俄罗斯空军基地的确很方便,巴克沉吟一下:“那行,你去基辅,我去哈尔科夫,娜塔莎带着他们去拉脱维亚,我们分别看看能碰见什么收获,但不管状况如何,最多一周时间,必须想办法返回基地回亚洲去

。”白俄罗斯就在拉脱维亚和乌克兰中间,而基辅和哈尔科夫都在基地下方,巴克的目标更远一些,三拨人就好像三菱的标志一样各奔方向。

已经把叶卡琳娜外衣给剥了,让那黑帮姑娘愤愤不平的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轻巧的看过巴克分配的娜塔莎点头:“那行,我带吴和这俩免费游客到拉脱维亚去旅游吧,你自己注意点安全。”对于巴克只身回到乌克兰哈尔科夫去,她没有什么可担心的,那就是他们最熟悉的地方,基本上就是如鱼得水,特别是还只有这么一条鱼,怎么都能找到空隙。

吴梦溪本来有点担心的,巴克岔开她的心情:“拉脱维亚不是传说也算美女如云的地方么,怎么你没有安排一个选美报名组去那蹲点?”

吴梦溪说到本行就专业:“那边身材还行,长相么……稍微粗放了点,这可是娜塔莎给我说的,从上报名投票的结果来看也差不多是这样,最近的报名点都在德国,要不要我们这边事情处理完了去德国观瞻一下,看你还能不能再节外生枝的收养几个姑娘带回去?”最后还是有点习惯性的挑逗。

有外人在场,巴克就没动手打老婆的屁股,做个呸的表情转身严肃点对待叶卡琳娜:“你之前是怎么样,那是你的事情,但你得明白,你能坐在这里全靠你有个父亲,不然你就跟克拉诺斯的其他落选姑娘一样,只能继续留在西伯利亚那个没有生机的荒凉地方,所以收起你那些大小姐脾气,好好看外面你父亲根本影响不到的地方是怎么样,外面任何人包括我们在内,都不会顺着你的小性子去,而且你想死,也不过就是一颗子弹的事情,我们不会拦你。”

机舱里温度适宜,穿着吊带衫的金发姑娘肩头和手臂上的刺青格外醒目,可就算她依旧气冲冲的抱着手臂在胸前,还是没多少震慑力,也许她自己也意识到了这点,没谁鸟她,就只是横着眼,没吭声。

巴克到后舱和亚尔莫连科以及伊万一起拆出几个方便面方便饭之类的东西用微波炉加热以后端过来吃饭,跨越辽阔的西伯利亚跟俄罗斯的疆土,的确是个比较耗时的事情,亚尔莫连科还端了两杯咖啡去驾驶舱把飞行员换出来休息,他更熟悉俄罗斯的那些空域管理。

叶卡琳娜保持对抗的表情也延续到绝食上,伊万端着方便面过去推荐:“东南亚的咖喱味,很好吃!”被娇蛮太子女直接打翻在地!

还好有盖子,只是流出来点液体,珍惜家里最贵物件的娜塔莎眉毛一挑就要起身撩袖子教训人,巴克拉住了她:“算了算了,逆反期就这样,你那会儿还不是被爱娃拿着擀面杖打得到处跑?”

娜塔莎一想嘻嘻笑,埋怨:“还不是你成天帮她做家务,嫌我懒!”

吴梦溪听不懂乌克兰语也不打听,但光是从两人眼波流转的情绪就能猜到什么。

叶卡琳娜却专注于观察这三个男女之间的关系,看上去颇为自如拥有两个女人的男人,可又屁颠颠的像个随从一样去弄吃的……西伯利亚男人基本绝无仅有这样的耙耳朵风格。

这让叶卡琳娜有些疑惑。

于是在金发姑娘肚子饿得咕咕响的状况下,飞机降落在了目标机场,果然有别于一般机场的海关检验,一名军官和亚尔莫连科热情的拥抱代替了一切,第二天一早单独离开的巴克还借到了一辆拉达面包车。

但娜塔莎稍微修改了一下计划,在巴克离开之后她并未将商务机停留在这个机场,而是直接起飞转道拉脱维亚,道理很简单,相比混乱不堪内战不断的高加索地区,拉脱维亚所属的波罗的海三国安定多了,他们在那边甚至不用携带武器离开飞机,况且娜塔莎也有把握在拉脱维亚找到武器。

用她给吴梦溪介绍的话来说就是这算一趟彻底的阳光旅行。

别看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纬度比乌克兰高很多,但靠着阳光灿烂的海边,冬季气候也就零下几度的水平,和瑞典隔海相望舒坦得很,曾经都是前苏联的高级疗养院所在地,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摆平了复杂关系脱离俄罗斯,现在还是欧盟成员国,安静祥和是主旋律,连两名北欧籍飞行员都能顺便回家小休一下,所以整架商务机上的气氛非常好,除了那没人理睬的金发姑娘。

巴克就没有这样春游般的欢乐情绪了,一个人驾驶老款面包车沿着边境线驾轻就熟的先绕道俄罗斯,远离了各种政治力量博弈的首都周边,再从一条边境小路穿过无人看守的田野,就进入乌克兰境内了。

他也没有跟亚尔莫连科说实话,面包车在还算平整的公路上高速朝着东南方向前进,但绝不是以哈尔科夫作为目标,倒不是信不过前空军上校,而是无论娜塔莎还是彼得,对于回到乌克兰,都希望巴克能去战火纷飞的地段看一下,看看昔日的祖国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说到底,巴克也算是半个乌克兰人。

酒泉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朔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百色治疗白癫风医院
酒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朔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